布簾外的士兵唯唯諾諾的說
「亞瑟王傳令過來說"貝德維爾閣下何時能將盔甲歸還?"」


此時我的腦內盤旋著一個畫面,亞瑟王很困擾的穿著不知哪來的洋裝。


糟糕,好想笑...我得忍住不然我就完蛋了....


我咳了一聲注視著貝德維爾,並查看他的反應。

就看見貝德維爾喃喃的說道
「…吾王不喜歡嗎?沒理由啊?…是太多蕾絲的關係嗎?…」


……貝德維爾閣下你究竟是送了怎麼樣的衣服過去…


「閣下是否該快點歸還?」我出聲好意提醒。

貝德維爾從自己的思索中驚醒,開口說道
「外面傳令聽著,待會我會親自送回去請務必轉告吾王。」

布簾外的士兵簡潔的回聲”是”就離去了。



我盯著貝德維爾看著,他似乎有點…臉紅?!

「4C騎士你覺得我很可笑吧?」
貝德維爾扭頭看向其他地方小聲的說著。

「唔──!」
就在這個瞬間彷彿我的五臟六腑被扭了一頓。

不行!我得憋住笑否則我今晚又沒得睡了….

我強壓住快要內傷的笑意以自以為穩定的口吻回說
「這沒什麼啊~大哥,為了自己尊敬的人好好打點有什麼可笑的!」噗!

貝德維爾聽到我如此義正嚴詞的話語,緩緩的轉過頭來看著我眼中的霧氣幾乎快要凝成淚水滴落下來。

「我就知道老弟你懂我的!!」

貝德維爾大步向前用雙手握著我的手激動的握著甩個不停。

噗──!我快不行了──!

「大哥時候不早了請務必快快歸還盔甲,別讓亞瑟王久候。」
我作勢要準備離去「小弟就先告退休息了。」

「慢。」貝德維爾突然開口止住我的離去。

欸?

「老弟感覺我們是同一陣線上的,深刻感受到你跟其他圓桌不同!」
貝德維爾快速的手過來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繼續說道
「就讓我們徹夜來談談如何使吾王愉悅的方法,如何?」


不~~~~~~~~~~!!就算你這麼誠懇我也….

我彷彿看到如同太陽般的燦爛微笑照亮著整個昏暗的室內。

夜,變得如此慢長…

----------------------------------


就這樣我看到昏黃的隔日朝陽已經是不知道幾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痾…天、天亮了…大大…」
不管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都接近瀕死的狀態虛弱的提醒眼前的人。

「咦?這麼快啊?」貝德維爾搔搔頭髮看著布簾外的光亮。

「不好,得快點把盔甲送還!」貝德維爾輕巧的把那些胸甲腿甲通通收入一個看起來相當精美的箱盒中。

「快、快去!快去...」我對著他揮了揮手喃喃的說著。

準備等他一走我就要進入夢鄉的狀態。

「4C騎士那麼今天的工作就拜託了,不知道的話可以問問其他人。」

欸?不是放假?

我睜大眼睛看著貝德維爾質疑由他口中吐出來的字句。

「你~該不會是認為昨天算加班吧?」貝德維爾眼睛瞇成一條縫的問。

我點了點頭。

「當然不是,身為騎士哪有放大假的道理!昨晚是我們身為男人們的私下交流。」
就這樣那男人對著我眨了眨眼翻開布簾就這麼離去了。

………………………坑爹啊,開掛了那傢伙!
沒睡也可以上工?!嚇不倒我的!我睡!!

管他三七二十一已經四天沒好好睡覺的人了,核彈都不能阻止我睡覺!

我隨意的倒臥在便床上準備呼呼大睡,就在閉眼三秒後…

「報──!4C騎士請勿睡回籠覺以免有殺身之禍,以上為貝德維爾閣下傳達。」

…………….這帳篷裡面是有裝監視器嗎!?

我拖著心不甘情不願的身軀往帳外移動,一掀開簾幕好大的一顆太陽啊啊…

好想就這樣融化…

遲緩的漫步在營區裡拖著我瀕死的靈魂,不久有人叫住遊魂般的我
「等等,請問是4C騎士嗎?這裡有貝德維爾閣下委託給你任務。」
 
我無神的看了那個男人一眼長嘆一口氣,
「啊啊...來吧,是什麼樣的任務。」
 
聽完那個士兵交代的落落長任務後忍不住想吐槽...
 
X!這軍營的人全都死啦啊啊啊啊~~~!!
 
這麼多事情是打算讓我做到下輩子嗎?
 
士兵拍著我的肩接著說
「貝德維爾閣下相當看中你啊,視你為心腹...噗!要好好幹不會被虧待的...噗!」
 
那可以拜託不要連廁紙都讓我跑腿好嗎?!
心腹個鬼啦讓你當當要不要,某些工作根本就是拿來欺負菜鳥的吧!
你們這群穿著盔甲的鬼!
 
我一邊翻白眼一邊內心無限吐槽的跑腿做任務去。
 
 
就這樣日夜不停的奔波,偶而睡在廢礦區有時在馬廄躲雨...
忙忙忙得昏天暗地,奔奔奔的靈魂都要昇華了。
 
終於在快要不成人樣的時候任務只剩下最後一樣 ───回報給貝德維爾閣下。
 
喜極而泣的衝入貝德維爾的帳內,看見正在穿戴整裝的貝德維爾。
 
「4C騎士?」他狐疑的看著殘破不堪的我。
 
「閣下...您交辦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因為有其他隨從在旁所以畢恭畢敬的回話。
 
貝德維爾朝我點了點頭,表示讚揚。
 
我頓時感到一陣沐浴春風,彷彿走在叢林的深處吸取大量芬多精的感覺...啊啊,多麼的舒坦❤
 
「4C我還有一件事情必須交辦於你。」
 
很快的我從美夢中驚醒,原本在帳內的幾名隨從不知何時已經走的一個不剩。

「欸?!」還來?不會吧!!
我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整裝好的圓桌騎士,多麼的耀眼奪目。

「在這幾日觀察下來我發現你並不屬於這裡。」
貝德維爾把雙掌搭在我的肩膀上說道。

天啊,終於有人發現了...

「縱使如此我依然相信你是一個具有騎士精神的騎士。」
眼前的男人對我淺淺的微笑讓我突然有種眼眶微熱的感覺。

原來這種受人信任的感覺還不錯...

我揉揉不知是因為睡眠不足還是因為感動而有點水氣的眼眶。

「...屬於這個世界的大戰將即,或許你無法參予及介入也請記得我們的初衷...」

說完男人的聲音忽然離我越來越遠...畫面也逐漸模糊變暗...

果然,夢醒了。

我呆滯了一會,看著自己緊握著的右手。
在夢裡的我似乎還有話沒來得及對那位年輕的騎士說...

儘管這個夢境讓人感到疲累,我快速的從床上爬起按下電腦的POWER。

迫不及待的在搜尋器打上 "騎士精神" ,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我發誓善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nd against the strong.
我發誓勇敢地對抗強暴  

I will fight the all who do wrong.
我發誓抗擊一切錯誤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我發誓為手無寸鐵的人戰鬥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發誓幫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發誓不傷害任何女性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發誓幫助我的兄弟騎士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發誓真誠地對待我的朋友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發誓將對所愛至死不渝
 
 
我微笑的緩緩念了一遍,彷彿又看見那位年輕的騎士剛毅又溫柔的笑容。








 
 
 
 
<夢記錄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暫時替代♪

四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