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真是不凡…」

 

 

一名年約五、六歲的小男孩獨坐在藏書室的窗前懷裡還握著一顆透亮的玻璃晶球喃喃道。

 

重複口中喃喃的詞語不一會起身摔爛原本捧在懷裡把玩的玻璃晶球,巨大的聲響傳盪在安靜的藏書室裡格外突兀。

周遭的人們被響聲驚嚇並往男孩那裡看去,只見男孩好像著了什麼魔一樣大聲的嘻笑著,並且手舞足蹈的站在讀書檯上放聲大笑。

 

「嘻嘻哈哈哈~這麼有趣的未來我一定得看看啊~哈哈哈…」

男孩被眾人制止抓下書檯,把男孩帶來的保姆也不停的對著其它人道歉最後離開了藏書室。

 

那一年大家都說我瘋了。

 

----------

 

「喂!你叫什麼來著?」一個門牙缺了幾顆的滿臉雀斑的小鬼頭傻呼呼的問著眼前看似年紀跟他差不多的男孩。

 

那名男孩沒有什麼反應只是靜靜的看著遠方,彷彿透過那小孩的腦袋看透出去一樣。

 

「喂!我說你要不要跟大家一起玩啊?」雀斑男孩見對方毫無反應不死心繼續追問順便搖晃眼前的人。

 

幾次的搖晃男孩眼前的焦距緩慢的對焦到眼前雀斑男孩的臉上,看著他不慍不火的開口說。

 

「玩?可以,看看這個。」男孩把褲腳稍微撩起晃蕩著腳鐐上鏗鏘作響的鐵鎖鍊給眼前的雀斑男孩瞧瞧。

 

雀斑男孩吃了一驚看了看小男孩歪著頭問「為什麼把你給綁著?不給你玩?」

 

看著眼前童言童語的雀斑小鬼,小男孩莞爾一笑開口說。

「不然這樣好了~你想不想要我陪你玩?」

 

雀斑男孩點點頭。

 

小男孩對著雀斑男孩勾勾手指示意他靠近,悄聲說

「那~你幫我解開好不好呢?這樣我就可以陪你玩了。」男孩漾著笑說完。

 

雀斑男孩聽到只要解開就有人可以陪他玩,當然高興用力的點了點頭。

 

「去幫我拿個東西過來…」話還沒說完雀斑男孩急著接說「鑰匙?」

 

男孩白了眼繼續說「是一本書。話還沒說完請不要急著展現你的愚笨。」

 

「急著?愚笨?」雀斑男孩歪著小腦袋瓜重複著這些單詞,因為太深奧了根本無法理解話中的意義。

 

「…算了,書就在我身後房子的廚房裡餐桌的桌腳下墊著,快去別被人發現了。」

男孩有點無奈的解說著。

 

雀斑男孩聽到任務後覺得相當有意思,畢竟這種偷偷摸摸的舉動非常刺激。

 

不一會兒,雀斑男孩蹦蹦跳跳的舉頂著一本紅皮精裝書出來。

 

「…還真順利…」男孩喃喃的說。

 

雀斑男孩興奮的把書遞給了男孩,男孩接過書緩緩翻閱著。

「然後呢~然後呢?」雀斑男孩追問著。

 

「沒有然後。」不悅的回應。

男孩把發紅的精裝書闔上後悄悄說著不知名的詞語後抓著書往腳踝的圈上輕敲。

 

『鏘──!』一個清脆響聲腳環斷開。

 

男孩起身轉轉腳裸舒緩了一下筋骨。

 

雀斑男孩看呆了,眼前的男孩好像變魔術一樣帶給他很多的驚奇。

 

「好厲害!再一次再一次~」雀斑男孩興奮的要求著。

 

男孩看著他緩緩的從書內抽出一根看起來像木棒的棒狀物,而那本書根本夾不下那麼長的棍狀物不被察覺。

 

雀斑男孩又興奮的拍手。

 

男孩審視了一下四周看見了一隻停在樹上的麻雀,嘴裡念念有詞接著舉著那木棒一揮從樹上掉下了一頭乳牛。

 

雀斑男孩驚喜的說不出話來,走上前去摸著乳牛看看是不是幻覺。

雀斑男孩摸了摸乳牛查看了一下那棵樹木後又快速的跑回男孩的身邊。

「是真的啊!一切都是真的!我要告訴全部的人你會這個厲害的把戲~」雀斑男孩蹦蹦跳跳開心的說著。

 

「不,你不能這麼做。」男孩緩緩說著。

 

「咦?大家都想要一頭乳牛吧?這樣天天都有牛奶可以喝的!」雀斑男孩天真的說。

 

男孩對著雀斑男孩搖搖頭說「如果你要說出去我就把你變成一頭豬。」

 

這年紀的小孩子哪會怕這種恐嚇,對方也頂多與他一般大歲數雀斑男孩有點堵氣的說

「我才不怕你,我回家跟我媽媽說去~」

 

雀斑男孩一個轉身準備回家就感覺周遭房舍越變越大、馬路也越變越大,腦袋突然變得好暈好暈。

 

往前走到一個積水攤看見自己的倒影居然是一頭豬,這下終於慌了回過身去看見那個男孩想請他把他變回去,卻發現自己怎麼發都是豬的叫聲。

 

那男孩看著那雀斑男孩…噢不,是那條小豬仔眼睛一瞇裂嘴笑說。

 

「就跟你說別想說出去。」

 

小豬仔很像要懺悔一般不停在男孩腳邊磨蹭。

 

男孩看了小豬仔一眼又輕舉手中的木棒揮了一下,就聽見小豬仔發出慘叫聲並且聞到陣陣肉香。

 

「把你的名字烙在身上了,想必你媽也不會把你給宰了~哈哈哈」

男孩抓著那本紅皮書邊笑邊走遠,留下因為疼痛倒地不起的小豬仔。

 

----------------

 

不知名的小村莊走失了兩名男孩,

一個叫米爾丁一個叫林。

 

一本村莊名冊如此記載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暫時替代♪

四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