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往常隨著男主人進城後便在馬廄旁等著男主人從那棟雄偉的建築物出來,那棟建築物沒人跟亞瑟說過是什麼地方,只是男主人定期會帶著他來到這棟建築物前。

 

這裡就像一般貴族會住的莊園一樣,有些修著整整齊齊講求精緻的花花草草裝飾庭院,花圃旁草地上有些桌椅,院子主人似乎有雅興時會使用它來場優閒下午茶。

 

偌大的馬廄裡面有幾匹駿馬精壯結實毛色豐亮,看得出來擁有人相當細心照護。

 

用眼角餘光參觀完後,亞瑟就跟往常一樣待在馬車旁等待男主人出現。

 

就在這時『碰──!』好像有什麼東西掉到了車頂棚上,亞瑟踩著梯子墊著腳吃力的往車頂棚上看去,原本以為是貪玩的松鼠或是從樹上掉下來的松果,沒想到是一只馬靴。

 

亞瑟吃力的用手搆著拿了下來,他查看靴子上面並沒有馬刺應該不是管理馬廄的馬夫所有,而且尺寸也不像是成年男子的尺寸。

 

靴子的材質相當的優良,是上等的靴子。

 

……會是誰的?」亞瑟四處張望看看能否找到靴子的主人並歸還,但周圍只有幾匹馬並沒有其他人。

 

就在這時頭頂上的樹枝發出沙沙聲響『咻─!碰─!』似乎有什麼東西直接從樹上掉下直接撞擊了車頂棚,這次則是把頂棚撞破直接掉進了車裡。

 

「什麼!!!!」亞瑟驚嚇之餘連忙打開車門查看。

 

「痛痛痛痛──!」

 

只見裡面一個帶著馬術帽不停揉著後腦勺喊痛的少年,少年的左腳少了一隻靴子想必剛剛掉落的靴子主人就是這位少年。

 

「……這是你的靴子嗎?」亞瑟把靴子遞上。

 

少年接過鞋撫著頭忍著痛說「啊,是的非常謝謝你,原本以為可以順利落地的…」少年接過靴子慢慢的把靴子穿好。

 

亞瑟看著少年有點拙手的穿著靴子。

 

「請問你是客人嗎?」少年低著頭一邊穿靴子一邊問。

 

「不是,只是陪主人來拜訪的小廝。」亞瑟對著少年行禮說到。

 

「怎麼不是客人,那就是客人啊~」少年對著亞瑟一笑。

「吶,你喜歡馬嗎?」少年又沒頭沒腦的一問。

 

「…欸?還可以」

「太好了!」

顧不得靴子帶子還沒繫全少年就拉著亞瑟走出馬車,亞瑟就這樣被高他一個頭的少年拖著手往馬廄前進。

 

「讓你瞧瞧我最自豪的馬匹們。」少年牽著亞瑟的手興高采烈的說著。

 

走出樹蔭下陽光讓少年的臉逐漸清楚鮮明,少年有張輪廓分明卻相當柔和的五官,說話時不時帶著微笑有著淺淺的酒窩,深藍色的雙目有著讓人感受善意的誠懇,最特別的應該是眼睛下方對稱的痣。

 

「你看這匹馬很漂亮吧~牠叫黑蒂斯雖然是匹母馬,但是性格相當蠻劣只有少數幾人能靠近照顧牠。」少年一邊介紹一邊撫著馬頸安撫著因為看見亞瑟而有些許抗議的黑蒂斯。

 

「好漂亮…黑蒂斯。」亞瑟稱讚道。

不管是從馬的體格或是毛量都可以斷定是匹好馬。

 

「妳聽小黑客人在讚美妳呢~」少年憐愛的搔搔馬鼻笑說,黑蒂斯也好像聽得懂似的發出嘶嘶聲。

 

 

「小黑?」

 

「因為黑蒂斯很繞口所以簡稱小黑,不過她好像不太喜歡我以外的人這麼叫她。」少年笑著看著亞瑟解說道。

 

「不過因為黑蒂斯曾把人摔傷,所以一直到現在我都沒能騎著她到處逛逛…」少年感傷著說著。

 

……你是這家主人?」亞瑟疑惑的問著少年。

 

「咦?怎麼突然這麼問?我我我也只是小廝啦~」少年有點緊張的否認著。

 

那你怎麼能騎著主人的馬到處逛呢?」亞瑟一針見血的問道。

 

「耶?那、那個只是只是我的幻想啦~是幻想!」少年摸黑蒂斯的手速越來越快。

 

「是嗎?這麼說來外面的喊叫聲也不是找你的?」亞瑟壓根不信少年的話但其實也沒打算追問下去。

 

「咦咦咦咦──?」少年驚了一下豎耳傾聽遠處真的有細微的叫喊聲。

 

「糟糕,我得回去了!下次我們再一起聊吧~」

少年急急忙忙跑回馬車旁的大樹下,把靴子脫了掛在身後開始七手八腳的爬了上去。

 

「你要從這裡回去?」亞瑟看著少年七手八腳的爬樹畫面笑問著。

 

「當然,從哪來就要從哪回去啊~」少年壓著快要掉落的帽子忿忿的說著。

 

「是是~就讓我這個小廝幫你一把吧~」亞瑟走上前去推著少年的臀部推著他往樹上攀好。

 

「別、別摸那──啊!」少年驚呼差點沒抓好樹幹。

 

「快點,好像有人要過來了如果不希望被發現就快爬上去。」亞瑟催促著少年快往上爬。

 

終於少年七手八腳的爬到了建築物的二樓陽台,開心的比著勝利手勢。

 

「喂~你叫什麼名字啊?」少年從陽台上探頭問著。

 

阿亞亞瑟」告訴他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阿亞~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我叫」忽然少年好像看到下方有人走來馬上收聲縮了回去。

 

果然不一會兩個像是莊園僕人的人跑來問說

「有沒有人來這個馬廄?」

 

亞瑟搖搖頭。

 

「是嗎?走,去其他地方找找。」兩名僕人迅速離去。

 

就這樣又是一陣無聲的午後開始下起午後毛毛雨,亞瑟突然想到。

 

那個破洞的車頂棚

趕忙打開車門可惜已經太遲座位的部分早已被雨水淋濕。

 

亞瑟跑入馬廄拉了兩塊放置在一旁給馬匹使用的大塊方布蓋在車頂,然後用自己的袖口盡量把座位的水吸乾,很可惜擰了幾次後就再也擰不起來了。

 

不久後男主人從建築物裡出來準備上車時看到馬車內的墊子濕了幾片,又看到車頂居然是用兩塊異色的布蓋著。

 

男主人走進亞瑟後狠狠就是一耳光

「你是怎麼僱車的?車頂棚是破了嗎?」

 

亞瑟被打得七葷八素雖然不是第一次挨耳光但還是難以反應過來停頓了一下緩緩的說

是樹上掉下了樹枝弄破的

 

男主人聽完彷彿又被激怒狠狠又是一耳光

「這什麼季節?會掉粗枝?你是嫌命太硬嗎?」

 

亞瑟被男主人打的撲倒在地又吃痛的爬起準備接受第三次甚至第四次的教訓,男主人見亞瑟不發一語更是憤怒走上前去就是要狠狠往亞瑟身上踢過去。

 

「等一下!」

 

男主人穿皮靴的腳停在離亞瑟腹部不到幾吋的地方,轉頭回看聲音來源。

 

「那車頂棚是我弄壞的。」

聲音的主人是穿著豪華禮服的少女,微捲的深色髮色上掛著許多高貴的飾品隨風飄盪出清脆的響聲,脂粉未施的臉蛋上有著一雙深邃大眼,讓人特別在意的是雙眼下方那對稱的雙痣。

 

「哦~原來是藍絲洛特小姐~」男主人微微的示意點頭。

 

亞瑟吃痛的瞇著眼看著那個名叫藍絲洛特的少女,定睛一看才發現是方剛那位少年。

 

「很抱歉叔叔,因為不小心從陽台掉落一把剪刀所以弄壞您的馬車。」藍絲洛特充滿歉意道。

 

「喔~沒關係,完全是因為這小子沒看好車所以才會這樣~」語畢猛力踹了亞瑟腹部一腳。

 

「!!咳咳咳!!」

在毫無防備下亞瑟的腹部吃了重重一踢忍不住猛咳了起來。

 

「叔叔!!」藍絲洛特驚叫。

 

「怎麼回事?」穿著貴族衣飾的中年男子聽到聲音由屋內走出。

 

「父親,我不小心弄壞叔叔的馬車,請借叔叔馬車讓他回去吧。」藍絲洛特明快的說著自己的不小心。

 

「馬車?」男人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小廝,又看了看馬車似乎了解了整個情況。

 

「吾友,在下請僕人送你們回去不要為難那位小朋友了。」男人緩緩的對著施暴的男主人說道。

 

「閣下如此說甚好,真是好心腸啊~哈哈」男主人又繼續和那男人聊了幾句。

 

此時藍絲洛特快速走上前去把落在泥濘處的亞瑟攙扶起,說道

「很抱歉害你挨揍了那個,我叫藍絲洛特下次見面你可以揍我」藍絲洛特說得滿是歉意。

 

……剛剛聽到了,還有我沒興趣揍女人而且我們也不會再見。」亞瑟道。

 

階級制度下貴族的女人不要說見面了連要說話都相當困難,還有剛剛自己居然赤手摸了淑女的臀部…現在想起還真是讓亞瑟心跳加速。

 

亞瑟站好後不想讓藍絲洛特看到自己發紅的雙頰轉身背對著。

 

抱歉,不過我說你是我朋友,我是認真的喔。」藍絲洛特有點難堪的拿著手帕替亞瑟拍拍被泥濘弄髒的地方。

 

稍微轉身看到藍絲洛特頭垂著低低的像做錯事的小孩讓亞瑟忍不住出聲安慰道,

 

我沒有嫌棄你當朋友的意思」看著藍絲洛特皺著眉頭有一種良心不安的感覺抽著亞瑟的心臟。

 

「真的?那我下次可以找你玩嗎?」藍絲洛特忽然喜上眉梢。

 

如果時間上允許的話還是算了。」深思熟慮的結果。

 

「欸~?」藍絲洛特有點失望。

 

亞瑟小步跑向借來的馬車,輕巧的攀上控制席。

跟莊園主人致意後駕馬車離去。

 

 

還沒問他幾歲呢?好像弟弟一樣好、好可愛!」

藍絲洛特握緊手中的手帕暗自想著一定要再去找他玩。

 

 

此時在大樹上蜿蜒的巨蟒發出嘶嘶聲,像在發笑一樣看著這一幕幕。

 

這個故事還很長

 

 

=分別、分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暫時替代♪

四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